健康熱線:0827-6231120
醫生的爸爸
發布時間:2017-07-12    發布人:    

我一生最痛苦絕望的時刻,就是我爸臨終前的那個晚上。我陪在他身邊,知道他正在死去,我痛不欲生,卻完全無能爲力。

爸患肝癌,基本上,從確診起我就沒有抱過他能康複的希望。家人曾經考慮過爲他做肝移植,本地區做肝移植手術最好的醫生在我上本科的時候教過我,我找到他。他看過病曆,沉吟了一會兒說:“如果你是我的病人家屬,我會讓你自己決定;但你是我的學生……別讓老人家遭罪了。”

就在他的辦公室裏,我淚如泉湧,還是哽咽著說:“教授,謝謝您。”

那幾個月,真不是人過的日子。爸一直狀態平穩,心態樂觀,媽和姐妹們看他這樣,也都漸漸放松下來。有時候,大家在一起,還會討論“等爸病好後去哪裏玩”的話題。我不知該說什麽,我能說什麽?

終于到了那一天,爸突然昏倒,送到醫院後發現:腫瘤已經破裂了。到那時,我才終于帶家人去主治醫生那裏,讓醫生跟媽媽說:“病人已經危在旦夕了。”我自己沒辦法說出口。

雖然姐妹們早知道病情,但她們好像都沒聽懂醫生在說什麽,妹妹問:“這是什麽意思呢?”主治醫生是我同學,他先看了我幾眼,才說:“這個意思就是:你們的父親,可能隨時會去世。”

我媽不敢相信地問我:“他說的是真的嗎?”我猛地發起脾氣來:“不要問我,我不知道。”我多希望我是真的不知道呀。從她們的眼睛裏我看出來:她們,萬分震驚地,信了醫生的話。

爸醒過來,已經是傍晚,他招呼媽和姐妹們先回家休息:“你們明天再來看我。”她們不肯走,我勸她們:“陪護病人是個持久戰,沒必要疲勞作戰,明天再來吧。”她們留在這裏也沒用,只是徒耗心神。大家都覺得有道理,還在爸的病床前擬定了一個簡單的陪床方案,明天後天,誰來值班。

只有我心裏明白:爸,沒有明天晚上了。

那個晚上,病房裏就剩我和爸。他漸漸入睡,不,是進入臨終前的昏迷,偶爾還會醒,模糊地說幾句話。我湊近問:“爸,你說什麽?”他像沒聽見我說話,頭一歪又昏過去了。

我知道他什麽也沒說,這只是谵妄狀態,爸已經神志不清了。

我想哭,又不敢大聲。我怕爸聽見,他還有殘存的知覺,我不想讓他在最後的時候難過。我知道他正在慢慢地、一點一點地死去,每一個症狀我都在無數病人身上見過,而我一點兒辦法都沒有。如果能救他,我恨不能自己死。但就算我死了,他也活不過來了。

一輩子,就是那個時候我痛恨我是醫生,我是多麽無用,連自己的父親也救不了。既然這樣,我學醫幹嗎?索性什麽也不知道,能一直自欺欺人也好呀。我恨我只是個半吊子醫生,我要是一個能妙手回春的好醫生多好——我知道那種醫生不存在,醫生只是醫生,不是神。

我只能拼命地不讓自己哭。

第二天早上7點多鍾,媽媽和姐妹們都來了。爸還有迷迷糊糊的意識,他最後喝了一口媽給他煮了一夜的綠豆湯,走了。

掃碼關注平昌縣第二人民醫院微信

返回頂部